凤凰小说

自10月以来,近200万农民参加了这场斗争。

从10月到11月中旬,12个省市近200万农民发起了抵抗浪潮,成立了300多个农民组织。反抗的口号是:农民是土地的主人,反对压迫、剥削和勒索。

自10月以来,中国大陆1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出现了新一轮农民抗议浪潮,涉及约200万人。

它的新特点是一个接一个自发的农民组织的建立,这表明大陆农民抵抗的浪潮进一步加剧和升级。

新华社最近的《内务》和国务院办公厅的《简报》对此进行了连续报道,称来自10多个地区和近100个村庄的20多万农民和村干部大规模向县市行进。

一些还宣布成立各种农民组织,名称为“农民民主政府”、“农民土地委员会”、“农民自助委员会”、“农民联合政府”、“农民自助自治”、“农村农民土地改革委员会”、“农民革命政府”和“农民之声”电台。

据《内参》披露:在二十五个省(区)的农村,公开宣布成立以农民为主体的团体,有三百五十多个,基本上都没有外界政治势力或宗教势力操控。据《内务部》报道,在25个省(自治区)的农村地区,已经公开宣布了350多个以农民为主体的团体,基本上没有外来的政治或宗教控制。

这些农民组织发展迅速,目标和要求明确:农民是土地的所有者,反对压迫、剥削和勒索。

《内务》还透露,河北、河南、山东、安徽等地的农民组织可以动员10多万农民包围和占领县市党政机关长达8天,直到上级领导出面作出承诺才会撤离。

中南海震惊了。10月下旬,中央和国务院向矛盾加剧的9个省和地区派出了研究小组。

这九个省是辽宁、黑龙江、河北、河南、山东、安徽、江西、湖北和内蒙古。

11月10日以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还从各部委、中央党校、总政治部抽调了1200多名处级以上干部,组成40多个队伍,分批在16个省、自治区、40多个县市开展农村调查。任务是了解农民的实际情况、农村存在的主要问题、农民的主要需求及其反抗活动升级的原因。调查结果与地方当局报告的结果进行了比较。

紧急召开全国缓解矛盾电话会议11月20日,中央和国务院召开全国各省市党政领导干部电话会议。

会议有三个主题:禁止使用年终考核以各种名义发放“奖金”或“福利”。严格按照中央有关政策,保障下岗职工和困难职工的基本生活和医疗,处理社会矛盾,避免激化和爆发;认真执行农村政策,坚决惩治危害农民利益的事件,维护农村正常局面。

会议还要求省委、省政府向问题集中、矛盾加剧、危机迫近的地区派出工作组。

胡锦涛11月20日的五次“始终”电话会议传达了胡锦涛在中央政治局关于当前农民斗争加剧的讲话。

胡锦涛在讲话中使用了五个“总是”。

他说,无论是新中国成立50多年来,还是改革开放20多年来,农民问题始终是党和政府的首要任务。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中国一直是一个主要的农业国家,这一点一直没有长期的决策。它从来没有为了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的利益而制定和实施好的政策。我们没有从国家社会制度、社会政治和安全的角度很好地处理农民的利益。农民在国家的社会、政治、经济、教育和其他领域一直处于不适当的地位。

温家宝坦率地承认:我们给农民的太少,而我们欠农民的太多太多。

中国大陆农民状况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国务院研究室的调查,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到2002年底,国民经济综合实力增长12.3倍,城镇职工和干部收入增长15.2倍。

然而,农民们远远落后了。不仅数千万人被剥夺了食物和衣物,而且日益沉重的税收和费用挤压也驱使富裕的农民起义。

过去两个月斗争的升级是一个预兆。

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农民们一个接一个地奋起反抗,一个接一个地组织起来。他们想成为土地的主人。

农民是土地的所有者,但是在“社会主义”组织了他们之后,土地就变成了“公共的”。

他们不仅失去了土地,还失去了个人自由。

改革开放后,他们打破了“公有制”的牢笼,但他们只反击了部分土地经营权,没有反击土地所有权。

他们摆脱了“公社”和“生产队”的枷锁,没有摆脱“人民民主专政”的压迫。各种苛捐杂税和各种“费”,以及在二等互联网上购买足球福利彩票的公民的屈辱地位,最终使他们意识到自己被愚弄了几十年,8亿农民只是这个政权压迫、剥削和欺骗的“人力资源”。因此,他们发出了反压迫、反剥削和反欺诈的怒吼,并喊出了他们成为主人的政治要求。

社论发表后,基金会将会崩溃。中国和朝鲜表示,他们的政权是“一个由无产阶级领导、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

其中,“无产阶级领导”和“人民民主”都是朝鲜“承包”的,或者在以《三字经》为核心的情况下,都是以具有“三个代表”地位的朝鲜“代表”的。

换句话说,普通人没有领导权或民主权利。

所以他们必须躺在“领袖”的脚下,充当“基础”。

现在农民不再想成为其他人的“基础”。他们必须为自己的权利而战,成为土地的所有者。

结果,小日本在农民身体上建造了50多年的统治大厦现在已经动摇了。

这是日本一党统治危机中最严重的裂缝。

你知道,“人们不怕死,你怎么能怕死?”当诚实的农民被迫反抗时,权力是可怕的。

永远不要走五四运动的老路!如果说“三年之内学者造反失败”,那么一旦农民造反,那将是另一个场景。

朝鲜依靠农民统治世界,然后践踏农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现在应该认真改变路线,因为你们赖以生存的基础即将崩溃。

这不是一个可以通过采取一些对人民友好的行动和缓和矛盾来解决的问题。

这是整个小日本统治危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果我们不做出痛苦的政治改革决心,危机就不远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